这条河,“深”藏着两座城的交互融合

信息来源:市水务局 信息提供日期:2021-10-18 14:41 【字体: 视力保护色:

  南海之滨,正在加速开发的落马洲河套地区,成为继前海之后深港合作的又一个新亮点。因为它,一条河再度成为瞩目的焦点。

  从梧桐山发源,流经深圳、香港,入深圳湾、出伶仃洋,一路奔流到海。

  位于深港交界的深圳河,在历史的光影里静谧流淌,见证着两座城的交互融合。

  一衣带水

  深圳河,由东北向西南流入深圳湾,全长37公里,中下游为深圳与香港的界河。

  两地虽一河阻隔,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1941年,香港沦陷,何香凝、柳亚子、邹韬奋、茅盾、梁漱溟等一批文化精英滞留港岛。危难之际,中国共产党人挺身而出,火速展开营救行动,将数百名文化人士和爱国民主人士成功转移到抗日根据地。

  一条深圳河,见证了他们跨越的痕迹。深圳羊台山下的中国文化名人大营救纪念馆,记录了这场惊心动魄、永载史册的伟大营救。

  因水阻隔,也因水连通。

  1963年,香港遭遇大旱,数百万居民生活用水遭遇严重困难。应香港同胞之请,举全国之力为解香港供水短缺并兼顾广东部分地区供水灌溉而建的水利工程——东深供水工程应运而生。

  50多年来,这一泓清波碧流穿越深圳河,源源不断滋养香港这颗东方明珠。

  除了居民用水,还有基本生活物资的供应。从50多年前开通的供港“三趟快车”,到如今广东、湖南、湖北等多个主供口岸的形成,香港市场农副产品稳定供应和品质安全受到高度重视。

  作为主要生产和保障基地,广东每天有数百辆货车将各类鲜活产品和生活必需品运往香港。其中,近九成的内地供港水果经深圳河抵达香港。

  香港回归以来,内地与香港联系日益紧密,大量人员跨过深圳河往来深港。经过多年的融合发展,粤港澳大湾区“一小时生活圈”正在逐渐形成。

  齐头并进

  1978年12月,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作出把党和国家工作中心转移到经济建设上来、实行改革开放的历史性决策。

  伴随历史大潮,深港迎来“前店后厂”的经济合作。

  20世纪80年代初,深圳从“三来一补”起家,利用相对廉价的劳动力资源、良好的开放政策,吸引了香港丰富的资金、技术、人才和管理经验。许多品牌策划、产品设计、营销等环节在香港完成,制造则在深圳进行。

  如今的深圳河河面,没有了往日的波澜,车水马龙的货柜车取代了往来穿梭的渔船。

  临河而建的福田保税区,一号专用通道经落马洲大桥直通香港,日通车能力4000辆次。这个面积不过1.35平方公里的园区,年工业总产值高达661.7亿元,年进出口总额3742.1亿元。

  20世纪90年代,随着生产成本提高,深圳开始转型发展高科技产业,深港两地在基础设施建设、生态治理等领域也展开合作,实现双城间的良性互动。

  2018年9月,广深港高速铁路香港段开通运营,高铁从深圳河呼啸而过。

  从经济合作互惠互利到交通设施互联互通,深圳因此打下良好发展基础,香港经济贸易也受益良多。

  40年前,深圳GDP不足香港的0.2%;如今,深圳与香港齐头并进,成为粤港澳大湾区重要节点城市和两大发展“引擎”。

  随着粤港澳大湾区和深圳先行示范区建设的纵深推进,深港迎来全新发展机遇。

  协同创新

  因一河地理分隔,又因河间曲流水乳交融。

  2017年,深港两地政府签署《关于港深推进落马洲河套地区共同发展的合作备忘录》,明确双方共同建设深港科技创新合作区,开启两地协同创新、协同发展的序幕。

  落马洲河套地区,即1997年深圳河治理一期工程完成后裁弯取直“造出”的一块面积约87公顷的区域,位于深圳河中游,北邻深圳皇岗口岸的货运停车场,南抵香港新界西北区的落马洲。

  借助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的东风,河套步入发展“快车道”。

  引进重点项目140多个,涉及生命科学、材料科学等领域;香港6所高校在此布局科研项目;超九成项目具有港澳或国际背景,工作在这里的港澳居民和外籍人员超5000人……2018年以来,深圳河北岸的河套C区一系列发展数据令人瞩目。

  “我们依托香港高校资源开展基础科学研究,以深圳为总部研发中心,在佛山、东莞等地组装应用,充分发挥大湾区产研互补优势。”深圳显扬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丁克说。

  这家由香港中文大学、香港科技大学多名博士在河套C区创建的高科技公司,成立不到3年就将3D视觉和工业机器人控制上的技术研究转化为产品,年创收超过2000万元。

  “香港具备雄厚的科研实力,深圳则擅长将科研成果市场化,两地相互借力与反哺,科创合作空间巨大。”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常务副院长郭万达说。

  俯瞰河套,“一区两园”携手并进,“一河两岸”大干快上。深圳河,正在静默流淌中眺望深港的未来。(来源:人民日报  日期:2021.9.29)